加载中…
我在豆瓣的书

wlm9876自己的书吴礼明

来自:吴礼明
2012-05-25创建   
2012-05-25更新 

https://www.douban.com/note/686526065/

 

 

本博敬告

☆本博文字如刊用、再刊或转载,请先与博主联系,谢谢。博客纸条、电子邮箱(wlm9876@sina.com)均可使用。 

个人资料
吴礼明
吴礼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2,133
  • 关注人气:2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

  吴礼明,1969年生,安徽枞阳人。教师,学者。现任教于安徽铜陵技师学院。发表文章120余篇。著有《汉书精华注译评》《散文阅读新路径》《中国醉美的古诗词》等8部。


图片播放器
关注博主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8-11-25 20:32)
标签:

历史

张裔

三国志

分类: 史书闲翻
夜读张裔
吴礼明



  夜读《三国志·蜀书·张裔传》,感到其中的一处情节甚有意思。
  本来,成都人张裔(字君嗣)主研《公羊春秋》,又广涉“史汉”,学问不错。在刘备进西川时,作为原主刘璋的信使,被刘备任职。后来益州出了一档子事,太守被杀,有个年长头头叫雍闿的,却派人四处活动,还远赴孙权处动关节。这时,蜀汉这边委派张裔任益州太守,而他居然直接去赴任了,却遭到雍闿的抵制,被缚绑送往吴国。直到诸葛亮派邓芝使吴,请求放还张裔,一直“流徙伏匿”的他才进入了孙权的视野。而所谓有趣的事,就发生在张裔临行前,孙权召见他的会上。
  孙权有点不怀好意地问:“蜀卓氏寡女,亡奔司马相如,贵土风俗何以乃尔乎?”张裔则回对道:“愚以卓氏之寡女,犹贤于买臣之妻。”这一问一答都很见智慧。都是即地即时地运用前人之事来指说对方,词锋委婉又不失锋锐。一个聊起前汉时蜀地卓氏寡女文君私奔司马相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0-27 21:07)
标签:

随笔

分类: 散文

感受一段慢下的时光

吴礼明

 

周五前告诉徐老师,勿再费时每周开车绕道送我,结果惹她老大不高兴。知道她是好心好意,于是以实相告:“搭乘的次数多了,人情的份儿自然也就多了”,“不是理所当然,而是多了就要生歉疚,就会变成负担”。老子说“为道日损”,宋儒也呼“为道日损”,修道以升则人之私念自会降下。所以,做减法其实为自己能减负。

昨天下午乘了公交,一站坐到皖江游园,沿路上行,过四院,再南向走去,不远处就到目的地。确实也很方便,又不麻烦人,独来独往,虽无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0-23 21:29)
标签:

家事

分类: 记事及随笔
老娘来电问冷暖
吴礼明

  刚从外面散步回来,甫一坐定,并回了老学生孙君的一个微博,就见电话响了。一看,是老娘从老家打来的。心头莫名地一紧,有什么事?于是赶紧接了。先是问候,完了之后紧接着问家里有事否,又问父母身体状况,老娘都一一作了回答。说着说着,老娘居然笑了。哦,我心头的一块石头落了下来。没事就好,毕竟娘老子他们都是七十多岁的人了。
  我又问有什么事吗?老娘反问我床上的垫被、盖被都不薄吗,我说还好啊。娘于是说:“昨晚睡觉做梦,梦到你说你很冷。如果絮被薄了,就回来拿。”我说还好啊,没有冷着。于是安慰她放心,我在这里还好的。又问了家里一些事,老娘都回说还好。末了,老娘加重语气说:“下个礼拜天回来一趟吧。”我知道,她想我了,于是响亮作答才挂了电话。
  这里离老家很近,大约一个半到两个小时的车程,所以很是方便。暑假里因为父母都过生日,回了两趟;中秋节之前想忙点自己的事,又让小妹妹随了点月饼回看父母;国庆本想回去,又临时来了一个紧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0-21 17:30)
标签:

散文

菊花

芦苇

分类: 散文
微雨流年忆云烟(下)
吴礼明
  从食堂回来的时候,有点雨了。
  小雨微微地舔贴在脸上,牵肠挂肚般,颇有一丝丝迷离之感。曲塘内现了水鸭,悠悠然而游,或顺风而浮,或两两扎猛,做水上快活的漂客。让我感到,这时光恍若回到某个清春的早晨。我记得在散文《夜、火与书:一段关于灵魂的叙事》里,写过一个场景的。是的,“也许那小生灵要带着你在回忆着一个旧年的春梦了。和暖的春色,回塘的水已经融化了那寒冰,野凫自由自在地在里面游荡嬉戏着,把一世的精神都倾注于这山光水色之中。”
  不过我知道,这些都是时空流年里的一二云烟。正如波兰作家伊瓦什凯维奇在《草莓》里所写:“时值九月,但夏意正浓”,“我以为一切都没有变,其实只不过是一种幻觉!”,“我们常以自己还是妙龄十八的青年”,“这种想法是何其荒诞”。
  是啊,去年八月晚步后,因感风大,浪叠,急雨,如有所示,曾写了一个小文字,内含“xxxx”字样,不知触动了谁的什么,狂搜我的微博、博客,得到另外近似的一段,遂生疑心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0-21 17:28)
标签:

散文

云烟

分类: 散文
微雨流年忆云烟(上)
吴礼明

  醒来的时候,朝楼下一望,地面潮湿了,原来昨夜下了雨。
  洗刷毕,出地道口,去食堂的路上,拐过实践基地,再过校内的曲塘,已经没有雨了,温度适宜,空气也很清新。路面很干洁。走到塘西,有一段干草浑在路面,也很柔和,并不粘脚。
  周围是禽鸟的呼叫,而山鸦的叫声最为响亮。
  在老家时,就已熟知它们的大嗓门。我曾在《城市的山雀》一文里写到过。关于鸟儿,记得住在五松山时,写过不少的小文字,像《雨后的夏日的侵晨》《年雪里的精灵们》,清晨,或是雨天,我坐在六楼的书房,打开窗户,就可以看到鸟影,甚至听到扑棱棱的飞声。我还在雨天写过一个被人多次称颂的文字,叫《一场凉秋的雨》,那是花了一天的时间,断断续续地纪录而得来的。当然,抒情性的文字,像《我是你林边的鸟》《一只会唱歌的雀儿》也是,只不过带着一点青春的涩味罢。
  鸟是天地间的精灵,它们有的是自由的空间,有的是自己的真实的生活。这些年,乡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鸿门宴》有关叙事情节的再梳理

安徽 | 吴礼明

 

内容提要:本文运用“互见法”,对《鸿门宴》所涉诸多历史传记文本中的隐性情节进行梳理,求证与修补了有关情节与人物形象。又对传记文本前后相关部分尤其是巨鹿之战以来的作战特点进行梳理,揭示项羽鸿门宴前如何做足武备功课,以“不战”而求取利益的最大化。藉此两点梳理,希望阅读避免过于依赖个体经验和前见、以及孤立地就字面说事所致的片面性。

关 键 词:鸿门宴 项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9-25 08:59)
标签:

中秋

情感

分类: 记事及随笔
戊戌中秋小记
吴礼明


  昨个中秋,早上与姊妹妹婿们互动一番之后,给母亲打了电话说手头有些忙,暂不回去。有小妹在父母身边,因而可以偷些懒。
  手头确实很忙,近时想好好地整理一下有关《兰亭序》解读的文字。但事涉及千头万绪,抽丝剥茧,得有十分的耐心和细心。除了阅读相关一堆堆史料,以及以前学者们的有价论述,这段时间还看了当下学人的一些文章。粗看还行,不能细读,不怎么经得起推敲。一涉及老庄义理,皆如泥牛入海啊。而对于王羲之本人的认识,很多人还停留在那一点可怜的儒家用世的知识上。至于具体文本的分析,信口开河、随意点缀者比比皆是。
  我整理王羲之这篇文字,不希望再走这些路数,以及所谓辩理而不清的老路。其实,庄子在《齐物论》里早就说过,辩论是没有结果的,也没有多少意义。莫如建言。且拿出这个时期既简单又有分量的论证法。比如从“兰亭诗”开始,就是最好最简单的方法(当然对一些人来说,训诂乏术,此类诗并不好解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年暑期新教育晨读本古诗文校注

目 录 

(1)
诗经•邶风•静女
诗经•郑风•子衿
诗经•郑风•风雨
诗经•唐风•葛生
诗经•小雅•鼓钟
诗经•小雅•棠棣
诗经•小雅•采薇
诗经•周颂•载芟

(2)
卿云歌/(先秦)佚 名
天问(节选)/(先秦)屈 原
九章•涉江/(先秦)屈 原
望大陆/于佑任

(3)
送魏大从军/(唐)陈子昂
感遇十二首•其一/(唐)张九龄
春中田园作/(唐)王 维
早春行/(唐)王 维
嘲鲁儒/(唐)李 白
古风•十九/  李 白
秋登宣城谢脁北楼/(唐)李 白
寄韩谏议注/(唐)杜 甫
新安吏/(唐)杜 甫
野歌/(唐)李 贺
开愁歌/(唐)李 贺
远 游/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8-14 17:35)
标签:

杂文

分类: 含英咀华
说“挑达”
吴礼明


  挑达,亦作“挑闼”或“挑挞”“挑{亻達}”,是汉语里不能强拆而独解的连绵词。其意思不仅有最淡于白水的“往来相见貌”(毛传),还引申出非常丰富的几个含义(至少有四个)。

  不知道2500多年前的那个“在城阙兮”(《诗经·郑风·子衿》)的女子所见其所心仪的书生所心怀的情状如何,以至于姑娘有“一日不见,如三月兮”般的强烈。因为喜欢是属于心理的感觉,与外在刺激的强弱关系并不严格地成等比关系。你可以说姑娘眼里的小伙子“挑兮达兮”是“独自徘徊,顾影自怜”(1),也可以说他热恋幽会时是“欢悦”得手舞足蹈(2)。当然,如果是朱熹《诗集传》所谓“挑,轻儇跳跃之貌;达,放恣也”,亦即“轻薄放恣貌”(3),总给人感觉有些滑稽。如果是主教化的诗人的态度,那他那个时代一定是不赞成自由恋爱的,故而要丑化以作为世人及后世人的戒慎。

  在注释《郑风·子衿》“挑兮达兮”时,想起九年前的一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7-30 18:34)
标签:

杂文

分类: 记事及随笔
再聊写谢穷文的娃
吴礼明

  老学生T,与我多年的师生成朋友了,是我2012年还在tlsz所带的那届大男孩。昨晚微博见到我的那个“发声”,他一改往日对我客客气气,一上来就开导我,说:
  “她是令人佩服。但是没必要对她抱有太大期望。俺有个偶像,生于山东某穷苦山村,年幼每日天不亮就跑去自家后山背书,15岁考上北大86级法律系,三年后,北大学生会主席。这哥们就是牢狱中的明天系掌门人。以往是学而优则仕,多少还有些加过情怀在里面。现如今是学而优则商,时代变了。”
  我当然没有、也不会生气的。但感觉这里面可能还有些不明,因为大家并非都专门研究某某信息,于是就趁着次日早起的空,回复他如下。
  挣钱对一部分学优的孩子都不是难事,只要占有或利用一点优质资源都可以做到,没什么。我其实并非表达对这个娃抱什么希望之类,只是说她所写的,远比一些人简单地帖标签复杂。
  这个娃所写的并非歌德体,更不是在歌颂苦难。她也有一腔悲怨、愤恨,只是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